标题
更多

济南金道润滑油有限公司

JINAN JINDAO LUBRICATING OIL CO., LTD

详细内容

哈里伯顿发家史

原载《石油科技论坛》

一、固井起家

固井,是哈里伯顿公司的主要作业之一。公司的创始人厄尔·哈里伯顿的发迹也就是从这里开始。

油田上钻完井后,发现有商业价值的石油天然气可供开采,就要向井中下钢质套管,并且在套管与井壁之间的环形空间中注入水泥浆,把套管同井壁固结在一起,以免井壁坍塌把井眼堵塞。在国外往往由专门公司提供这种注水泥桨固井服务。

最早从事固井服务的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珀金斯油井固井公司(Perkins Oil Well Cementing Compomy)。公司老板阿尔蒙德、A·帕金斯发明了油井注水泥固井方法,并获得专利,在加州油田开创了盈利生意。

1918年,厄尔·哈里伯顿到珀金斯公司工作,起初开车,很快改做固井工作。他好动脑子,勇于探索,开始寻求改进工作的方法,并毫无保留地向珀金斯谈了自已的想法。但出乎意料,他积极献计献策却遭来老板的厌倦,甚至被开除的厄运。哈里伯顿把珀金斯公司雇用他和开除他看作“两件好事”,临行前他说:“总有一天,我会回来,并把你的资产全部买下”。这不是一种狂妄的夸口,而是实实在在的决心。不久,哈里伯顿创立起了自已的固井公司,并不断发展,于1940年兼并了珀金斯公司。

厄尔被开除后开头的日子是难过的,没有钱,又找不到工作。他毅然离开加州,来到得克萨斯州的威奇塔福尔斯,在蓬勃发展的伯布内特(Burkburnett)油田的钻井队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创办固井公司的愿望越发强烈,决意把自己在海军服役期间学到的工程和液力方面的知识运用起来。

他从邻居那里借来了一台车和一组骡马。他们之间的交换条件是邻居可以使用厄尔的户外厕所。然后厄尔又借了一台泵,造了一个约0.6*3.66米的木制搅拌箱,拿起两把铁锹,哈里伯顿即宣布:他采用“改进了的新方法”,进入了油井固井行业。

起初,钻井的人们忙于挣钱,根本不理会采用什么新技术,对哈里伯顿的固井作业也很少有人问津。厄尔向四位朋友集资,他们每人拿出250美元~1000美元,仅为所需资金的一半,不得不把妻子的结婚戒指典当掉来凑满。哈里伯顿的“新方法”油井固井公司(“The New Method”Oil well Cementing Company)于1919年成立。

公司成立不久,揽不到多少工作量,十分艰难,后来只剩下一个合伙人。哈里伯顿只得把此人的资产也买过来。当时俄克拉何马州的几个油田正在开发,厄尔决定把自己的公司越过红河搬到俄克拉何马州的威尔逊。在那里他的命运立即有了改变。

1920年元月,哈里伯顿得到了第一个好机会,获得一份合同,为斯盖里石油公司(Skelly Oil Company)在威尔逊附近的海威特(Hewett)油田上的一口探井压井和注水泥固井。作业完成得十分成功,取得的报酬也相当丰厚,使得他有可能购买了第一台注水泥车,而且雇用了几名工人,包括他曾借用过车马的那位邻居。

写到哈里伯顿公司的创业,自然应表彰哈里伯顿太太的功绩。维达·C·泰伯不仅是家庭的贤内助,而且是公司的合伙人、创办者。她一面操持家务,关心小家庭的成长;一面帮助厄尔找工作订单,向不同地区派固井队伍。维达一天要接不少“工作电话”,她能告诉每一个来电话的人想知道的每件事。

当厄尔说妻子回答的正是他想说的时,维达脸上总是露出自豪的微笑。雇员中有人受伤或生病,她总是主动去照顾他们。晚土,她和厄尔在两居室窄小的前厅开“董事会”共商公司的发展计划。一天,他们在灯光下翻看那存款少得可怜的银行账单,维达看到自已手上发光的戒指,说“这里就有我们需要的钱”,终于说服了丈夫,典当掉结婚戒指来作开办公司的资本。有时厄尔出现了固井新思路,如产生了测量井中水泥位置的测量绳的构思,维达就详细记下他的每句话,直到深夜一点钟。

哈里伯顿可靠的服务,使公司的声誉不断提高。这种可靠的服务,主要来自新工艺、新方法、新工具的革新创造。

1920年至1923年间,厄尔申请了几项专利,这是哈里伯顿公司在以往76年里开发的几千项技术进步专利的最初的几项。他获得的第一项专利是“从油井中排水的方法和工具”,接着是测深绳,它能告诉人们泵入井中的水泥量以及水泥抵达井底的准确时间。而哈里伯顿对油田技术最大的贡献要算1921年夏天发明的喷射混合器,它简直引起了石油服务业的一场革命。

这种机械化混合器使人们摆脱了以往固一口井要手工装卸2500袋水泥的繁重劳动。过去一天的工作量现在约一小时就可完成,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能控制水和水泥的比例,改进了水泥桨的质量,减少了水泥桨不到位就固化而造成的损失。他于1922年6月申请了专业,但直到1924年才能批准。

这种喷流混合器引起了竟争对手珀金斯公司的极大兴趣,甚至使得一场侵权官司化干戈为玉帛。事情是这样的,哈里伯顿创办公司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采用珀金斯固井法,因为那时该专利尚未生效。为此珀金斯派专利辩护律师前往邓肯,控告哈里伯顿侵权。这位律师对喷流混合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两家公司令人吃惊地做成了交易:哈里伯顿获得了除加州以外任何地方使用珀金斯专利的独家技术受让权,珀金斯也得到在加州及其周围使用喷流混合器的权利。这种妥协一直延续到1940年哈里伯顿买下珀金斯公司。

1920年底,哈里伯顿在威尔逊以外已有3台注水泥车在作业。为有一个供应基地和一个机加工车间,他于1921年再次搬家到俄克拉何马州的邓肯。他购进了一台四轮汽车公司制造的卡车,又去沃思堡买了5台陆军剩余物资——带硬橡胶轮胎的四轮卡车,换上了充气轮胎,再安上泵,这样,哈里伯顿有了六套固井装置。

1921年公司生意下滑。但是1992年底它的固井车队已拥有17辆车,17辆车载着队伍和设备从俄克拉何马州的威尔逊基地和位于邓肯的公司新总部出发,到路易斯安那州、阿肯色州和其它富有油气的地区去作业。次年,固井作业队增加到20个,美国中西部的一些新油田,诸如得克萨斯州的梅西亚(Mexia)油田、阿肯色州的斯马科弗(Sma一ckover)油田和俄克拉何马州的塞米诺尔(Seminole)油田等的发现,促进了公司的迅速扩展。梅西亚油田对公司尤为重要,到1922年4月,公司在这个油田上固井井数已达300口,而到这年7月末,固井总数又增至443口。

哈里伯顿固井成功的消息传遍全国,生意开始向全方位发展。对新投资的需求十分强烈,因此,成立五年的公司采取了重大步聚——吸收股份,组成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Halliburton Oil Well Cementing Comnay),成为特拉华州的一家公司,雇员增加到大约60人。

为了搞好公司与客户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水泥”关系,哈里伯顿向七家石油公司提供了48%的股权。这七家公司是马格诺利亚石油公司(后来成为莫比尔公司的一部分)、得克萨斯公司(现在的德士古公司)、海湾石油公司(现为雪佛龙公司的一部分)、汉伯尔石油公司(现在埃克森公司的一部分)、太阳石油公司、纯油公司(被英纳科公司兼并)和大西洋炼油公司(今天的大西洋富田公司)其余的52%股份为哈里伯顿家族所拥有。

1924年7月23日,这些公司付给哈里伯顿每股100美元,共1300股,于是突然之间,这家资本缺乏的公司有了13万美元资产。这在当时是一笔相当大的数目。

公司有了资金,一是购置新设备,二是扩充队伍,并做一些其它投资。此时公司总部也随之扩大,厄尔将办公室从哈里伯顿的小屋搬到大街十字路口的平房。1928年建了二层楼房有了各种办公室和车间。

1929年公司成立十周年时,研究与发展使得工艺流程和设备不断改进,以致一次能搅拌水泥2500袋,可以在48秒钟内注入井内。同年,有了4架新飞机用于完成快速合同工程,并为哈里伯顿进入加拿大作业以及大规模销售油井装置进行了庆祝活动。

二、靠技术图发展

1930年~1933年,美国出现经济大萧条。国内经济衰退并未给哈里伯顿带来多大影响,相反,30年代公司的作业不断扩展,这里有客观原因,更主要的是哈里伯顿特别注重研究开发新技术,使公司前进有了动力和基础。

客观的大背景是,30年代新兴汽车工业以空前规模突飞猛进,汽车生产量从1931年的230万辆猛增到450万辆;国内用油取暖变得更加普遍,1929年只供应10万户,1940年增加到200万户。这使得石油工业大为盈利,到30年代末,油气供应量约占美国能源总需求量的44.5%。再一个具体情况是1930年下半年在东得克萨斯有了新的石油发现,而且很快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油田。无疑这为哈里伯顿施展才能提供了广阔天地。

从主观上讲,哈里伯顿一向孜孜不倦地研究“更好的方法”和开拓新的服务项目,为提高每个项目的可靠性,想方设法去发明新设备,新工具。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最早的研究试验室开设于1930年元月,在一座当作车库用的小屋的二层楼上。试验室最初进行的工作包括水泥搅拌试验,1932年协助制造新的浮动装置,如引鞋和浮箍等。

1932年,公司又开设了4个新的分支机构,能同时派出75个固井队和试油队到7个州的现场去工作。当时对泵、搅拌器和注水泥过程的改进都围绕着一点,即一口井需注入的2500袋水泥或3台车的水泥注入量要在45分钟内完成,公司终于实现了这一目标。1940年,首创固井用散装水泥,代替了人工搬运的沉重劳动。

20年代注水泥装置的动力靠的是钻机的蒸汽动力,后来钻井工人开始用以汽油或电力作动力的钻机,哈里伯顿开发了用自己动力源的注水泥装置。一台早期的蒸汽泵——S-10,到1934年,已注水泥固井80000口。1936年,公司又将型号更新的S-12蒸汽泵投入使用,这种可靠的泵每秒钟能向井里泵送9桶水泥桨,100额定马力,压力约为24.1MPa。在那些年里,公司在泵技术方面一直保持领先地位,并不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新纪录。

30年代,公司除了固井外还提供其它服务。1932年哈里伯顿买下一家钻柱测试公司,作为它的一个分部。两年后它开始提供酸化服务,1935年在堪萨斯州首次完成酸化作业。酸化作业,是将盐酸压送到井下的石灰岩层里,将岩石腐蚀成缝缝洞洞,以减少其阻力,使油气能顺利渗流出来,增加油气产量。邓肯试验室开发的这些服务项目,成了公司在油田服务方面的台柱子。

30年代也是公司不断向世界范围扩展的时期。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向国际化公司迈出的第一步是,1926年卖给在缅甸的一家英国公司五台注水泥装置。大致在同一时期,厄尔·哈里伯顿派他的两个兄弟保罗和乔治带了两台蒸汽动力注水泥车到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特纳河谷,以哈里伯顿油井固井有限公司的名义作业,直到1948年,这家加拿大公司由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买了下来。

然而,成熟的首次国外作业应该说是在委内瑞拉,那是在1940年,哈里伯顿公司的第一批人员和设备进入该国开展服务。到1946年,公司又把业务扩大到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同年又进入中东,为沙特阿拉伯的阿拉伯-美国公司(ARAMCO)服务。

与此同时,在国内、哈里伯顿将其业务扩展到西海岸和落基山地区。这些措施使公司大为获利,1941年收入达1350万美元,其中纯利益200万美元。

三、二次大战中的哈里伯顿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正式宣战加入二战行列。哈里伯顿公司象许多工业企业一样,为反法西斯战争、保卫世界和平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哈里伯顿的设备向联邦政府敞开大门,它的人员有的上前线,有的在后方为战争忙碌。

由于公司拥有航空公司,在航空界有一定背景,很快接受了制造直升飞机的合同。在它的邓肯车间为美国海军生产炮架轴承以及其它战争器材,如B-29轰炸机零件,又为堪萨斯州威奇塔波音飞机厂生产模具,工件夹具和钢模等。

因为公司用于生产军用材料占用的设备,工具资本数量相当大,联郑政府向公司发放了防御装备货款。这些增加的设备和装置战后公司要给予偿还,还要计入通货膨胀的影响。尽管公司是借债生产,但战时合同是相当赚钱的。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公司的年收入达2570万元,比战前翻了近一番。

四、进军海洋

30年代,人们开始向海底油气资源进军。

美国的海上钻井活动,始于路易斯安那州。20年代初期,就有人在浅海滩地上打末桩,建栈桥,打浅井。1930年,又有人用座底钢质驳船来打井。

1938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墨西哥湾发现了第一个海上油田——克里奥尔(Cerole)油田,这是在海边上用定向钻井技术勘探而发现的。自第一口发现井后,这里又打了几口详探井。

克里奥尔油田的发现吸引了各家石油公司的注意力,墨西哥湾海上开始热闹起来。不过,海上油气勘探比陆上复杂得多。海上钻井,必须有平台。最早的钻井平台是固定的座底平台,50年代以后陆续开发出自升式的钻井平台、半潜式平台等等。如果发现了油田,就要有计划地钻一批开发井(即生产井),这时要建造生产平台(又称采油平台),一个平台上可钻若干口生产井。生产平台大部分是钢结构的,60年代以后出现了钢筋混凝土平台,都是些又高又大又重的“庞然大物”。

50年代以后,世界海上石油天然气勘探和开发进入了高潮。

哈里伯顿公司的决策层目光敏锐。路易斯安那州海上一发现油田,他们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全新的广阔领域的开端。1938年,就在克里奥尔油田第一口海上探井完成的时候,哈里伯顿公司就承包了固井任务。它把注水泥设备安装在一条钢质驳船上,成为世界上第一条海上作业船;用这艘驳船完成了固井任务,这就是世界上第一次海上作业服务。哈里伯顿捷足先登,有利地抢占了海上这个崭新的油井作业服务市场。

美国海上的油气勘探因二次大战曾停顿过,二次大战结束后又蓬勃开展起来。1946年,在墨西哥湾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近海,建造了一批钢质固定式钻井平台,钻井活动活跃起来,也给哈里伯顿创造了新的机遇。1947年,它专门设计建造了第一艘海上固井作业船并投入使用。

为了适应这个地区海上钻探活动的岌展,1956年,哈里伯顿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海岸的凡尼斯(Venice)建立了大规模的海上服务基地。

除了固井完井等作业服务以外,哈里伯顿所属的布朗路特公司已经在平台建造工程这个市场上取得了竟争优势,因为它是墨西哥湾第一座钢质钻井平台的制造商。

60年代,美国墨西哥湾上捷报领传,相继找到一批油气田并陆续投入生产。到1970年,已钻井12500口,海上石油产量已占美国全国总产量的15%;海上天然气产量也达美国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10%。

哈里伯顿花费1亿美元,为被它兼并的布朗路特公司添置海上平台建造的装备,建设平台制造基地,增强布朗路特在海洋工程方面的竞争优势。

1978年,布朗路特为美国壳牌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湾的路易斯安那海域建造了一座科涅克(Congnac)钢筋混凝土平台。这是当时的海上工程“巨人”,高达386米,浇筑这庞大平台用了10万多袋水泥。它也是当时世界海上最大的生产平台,布朗路特因此名声大振。

1966年,布朗路特在阿拉斯加北冰洋库克湾海上建造、安装了世界上第一座单腿钻井平台。1984年又为埃克森石油公司设计,建造了世界第一座绷绳塔式平台。1986年,它同维克尔公司合作,为大陆石油公司设计、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张力腿平台,并因此获英女王技术成就奖。

在生产平台建设方面,它为英国北海的大油田——福蒂斯油田,设计和建造了4座生产平台;又为以西方石油公司为首的集团完成了帕派油田生产平台连同生产设备的设计、采办和建造,在约144.5米深的北海海域安装了两座钢质平台。1993年又为大陆石油公司设计了一个海上油田生产遥控系统,实现了从英国陆上对两座海上平台的遥控。

欧洲北海的第一条海底输油管道,也是布朗路特公司承建的。

与此同时,哈里伯顿全面增强它的海上服务能力。1968年,它兼并了得克萨斯的杰克逊海洋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建造海上石油勘探船只的企业。同年,哈里伯顿又买下了泰勒潜水救助公司80%的股份,这是一家位于新奥尔良的专门从事海洋水下技术服务的企业。这样,一年以后,哈里伯顿开发出了海上用的水下工作舱。用这种工作舱可以到水深约183米处开展海底管道的水下检修作业。

哈里伯顿的技术专家开发了一种适用于海上作业的钻井泥桨自动搅拌系统——这是它固井灰浆搅拌系统的延伸和发展。用这种装置,可以通过监测和控制泥浆的密度,从而降低成本。哈里伯顿用这项技术打入了正在积机扩展海上业务的IMC钻井泥桨公司,得到了这家公司50%的股权。

70年代中期,欧洲北海的油气勘探和开发进入了高潮。哈里伯顿看准了这个市场,不失时机地进入北海。北海的自然条件恶劣,风大浪高。1985年,它设计和订制的斯堪地·弗约德号作业船投入了使用。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作业船,经受住了北海大风大浪的考验,并且在1989年创造了压裂的新纪录:它为一口海上水平井的压裂,注入了约390吨砂子,一共用了31天,在约610米深的地层里压出了9条裂缝带。

1988年,哈里伯顿的子公司奥蒂斯工程公司和泰勒国际公司又开发出一套海上作业用的钢丝绳修井系统,突破了海上油井(特别是北海这种海况下)修井的新领域。

五、走向社会 大获发展

1947年,厄尔·哈里伯顿因病被迫从总裁岗位上退下来,他的兄弟约瀚接替了他,当总栽至1950年。

1948年9月9日,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的股票在纽约股票市场首次上市,共发行了60万股。为公众能买到哈里伯顿的股票,厄尔和他的妻子维达以及大西洋炼油公司出售了部分哈里伯顿的股票。这极大地增加了集资能力,巩固了公司的股东基础,为大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40年代末,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固井和散装水泥的销售,约占总收入的70%,其余收入全部来自专门设计的装备。电测井可提供不同类型地层的资料,地层的酸化增加了石油产量,专用设备把各种水泥和化学剂注入井内,其中最赚钱的一种称为水力压裂(Hydrafrac)新工艺。这种新工艺是哈里伯顿的一家顾客——斯塔诺莱因德(Stanolind)油气公司(现阿莫科公司)的发明,独家转让给哈里伯顿技术特许权。

为提高油井产量而设计的这种方法,是用胶凝汽油压入井底,压裂岩层,然后挤入一定数量的砂子撑开裂缝,使原油较容易地透过致密岩层,从而使许多产量衰减的油井复活。哈里伯顿首家使用这种新方法,也是石油工业头一次商业化的增产措施,它能使能源工业多生产上亿捅甚至几十亿捅原油。压裂新工艺成了哈里伯顿服务领域的中心,对公司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从年收入的增长可见一斑:1949年为5720万美元,次年增加到6930万美元,1951年又跃增至9260万美元。

进入50年代,公司在各方面都获得了发展。邓肯基地的设施迅速扩大,1955年建成约4880平方米的机加工车间,技术中心新建一栋三层楼房,用于研究与工程活动。钻井工作大量增加,公司雇员达7000人,钻井深度平均每口超过约1220米,而5年前只有约1097米。有多种设备供租赁和出售,包括能得到含油岩层的流量和压力读数的测试工具以及用于完井作业的其它新设备,此外还有井壁清洁器、测深设备和采油封隔器等系列产品。

公司提供的服务包括测井、井壁取心以及把水泥和压裂用砂从附近的哈里伯顿仓储区运送到钻井现场,形成了新井固井新组合等。在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海湾沿岸的石油勘探服务也欣欣向荣,公司的23条各种船只以及价值大约1000万美元的其它装备用于海上钻井服务。在整个美国形成了大约200个作业中心。

在这一时期,公司继续向国际化突进。1951年,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的全控股子公司——哈里伯顿意大利有限公司首次出现在欧洲,然后成立了哈里伯顿德国公司。在阿根廷的作业始于1956年。进入英国是1958年。小小的厄尔·哈里伯顿的新法油井固井公司发展成了全球性组织,在加拿大设了32个服务站;在委内瑞拉和秘鲁开办了子公司,此外,还在沙特阿拉伯、苏门答腊和澳大利亚等处进行作业。

公司的大发展促进了营业收入和纯利润的增长。1955年它们分别为1.524亿美元和1630万美元,1957年厄尔·哈里伯顿去世那年,公司的营业收入达到1.94亿美元。

六、向油田服务广度进军

一个沸腾着改进油井固井思想的头脑停止了工作,哈里伯顿公司的创始人厄尔·哈里伯顿在经历了一场缠绵的疾病后,于1957年10月13日在加利福尼亚逝世。他在公司当了28年总裁和10年董事长。他的贤内助、与他合作做出贡献的妻子比他早两年也离开了人间。《纽约时报》把哈里伯顿列为美国巨富之一,他给后人留下大约7500万~1亿美元的财产,典当结婚戒指的日子早已无踪影。俄克拉何马名人纪念馆把哈里伯顿收录了进去。

二次大战后,美国国内对石油的需求继续增长,1945~1954年间石油产量几乎翻了一番,达到了日产230万桶(相当于年产1.15亿吨)的水平。但是,1957年开始出现衰退,对石油勘探设备和油井服务的需求也相应减少,公司的财务状况反映了当时的这种趋势:1957年税前利润为3800万美元,1958年降至2760万美元,次年回升到3390万美元,1960年再次跌至2690万美元。1962年全国的石油勘探业更不景气,钻井活动处于16年来的低潮。

面对困镜,哈里伯顿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战略措施,增加服务项目,提高服务质量,以求公司的发展。1960年股东们将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改名为哈里伯顿公司。1961年8月,哈里伯顿公司总部由邓肯搬到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接替厄尔·哈里伯顿担任董事长职务的劳根·D·坎贝尔说:“这次搬迁的目的在于使公司的各部门和各子公司之间保持紧密的协调,寻求未来的投资机会。”更主要的战略措施要算一系列的收购活动,从而大大扩展了公司为油田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也为它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7年哈里伯顿收购了设在得克萨斯州沃思堡的威莱克斯公司(Welex.Inc)。这是一家提供电测井和聚能射孔服务的专业公司。同年,它还收购了一些其它公司,包括射孔研究中心和“货运老板”公司(Freighr Maser)——一家火车车箱挂钩生产商。

1959年哈里伯顿又买下了奥蒂斯工程公司。这是达拉斯的一家企业,提供完井、采油(或采气)以及油气井控制的特殊设备和服务。这次兼并使得哈里伯顿的业务锦上添花。奥蒂斯工程公司的创始人是赫伯特·C·奥蒂斯,原来工作于贝瑟尼油气公司。

1929年一家石油公司有一口油井有采油井口(通常称为圣诞树)大阀门破裂,悬赏1000美元(这在当时是不小的一笔钱),奥蒂斯带了一名助手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一时名声大振,许多公司请他去咨询和指导,于是他创办了自己的“南方诸州公司”,1955年改名为奥蒂斯公司。它既有制造厂,又有作业队。

1962年哈里伯顿还收购了西南管道公司,乔·D·休斯公司,以及高原保险公司,总计耗资3853.8万美元。

最引人注目的还要算与布朗·路特公司的合并。

七、布朗·路特入盟

1962年12月,是美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之一的布朗·路特公司并入了哈里伯顿公司。这是哈里伯顿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布朗·路特也是一家老企业,它和哈里伯顿公司诞生于同一年。它的创始人之一赫尔曼·布朗,原是弗里斯敦一家筑路承包公司的施工领班。1914年,这家公司倒闭,欠了布朗9个月工资,老板把剩余的资产——18匹骡马、几台筑路设备给他作为抵押。布朗就用这些资产,自己当上了筑路承包商。本世纪10、20年代,正当美国汽车工业兴起,因而筑路业也成为新兴的产业。

为了扩大实力,布朗同他的妻弟丹·路特合伙,正式注册为布朗·路特公司,设在奥斯汀。

整个十几年里,布朗·路特公司从事公路和桥梁的建设。30年代初是美国的大萧条时代.它惨淡经营,勉强维持着。1934年,它首次承包了路易斯安那州的一项运河工程。1936年时来运转:它在奥斯汀以西的马歇尔福特水坝工程上中标。这是政府出资的水电站工程的一部分,科罗拉多河上这座水电站将提供廉价的电力,也有助于防洪。这套大坝有25层楼房那么高,长约1英里(约1600米),要浇筑混凝土200万吨。这项工程使布朗·路特出了名,此后承包了更多的政府办的公共工程项目。

二次世界大战中,布朗·路特公司承包了休斯敦的格林斯·贝友大船坞,办起了造船厂,先后为美国海军建造了350多艘战舰,因此而受到表彰。

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布朗·路特全面出击。它承接了美国关岛军事基地的重建工程。

40年代后期,美国墨西哥湾近海油气勘探和开发逐渐进入高潮。布朗·路特把握住了时机,由于它承建过船坞工程,有一定影响,1947年,它为克尔·麦吉石油公司设计、建造、安装了一座海上钻井平台。这一炮打响了,从此布朗·路特成为重要的海上石油工程公司。这也引起了正在扩展海上油井服务市场的哈里伯顿公司的注意。

1951年,布朗·路特公司建造了得克萨斯的潘帕大型炼油厂,接着又承包完成了联合碳化物公司一座大型石油化工联合企业,成为一家重要的石化工程建设公司。

1956年,布朗·路特赢得了路易安那州世界最长的大桥的维修工程。这座大桥跨越庞恰特雷恩湖,全长达24英里(约38.6千米)。1961年,它承包了休斯敦曼德航天中心建设工程。这是一家兴旺发达的大企业。

为什么布朗·路特公司会投入哈里伯顿的怀抱?

早在1950年,布朗·路特的老板赫尔曼·布朗和他的兄弟乔治·布朗就已建立布朗基金会,资助慈善事业,在得克萨斯州有一定影响。1960年,赫尔曼患心脏病,动了大手术,兄弟俩更是热心慈善事业。随着赫尔曼病况恶化,兄弟俩多次商议,把布朗·路特公司卖掉,从商界脱身,让公司得到更好的经营管理。

而此时,哈里伯顿正在雄心勃勃地发展。两家公司很顺利地实现了联合。

于是,哈里伯顿公司一方面调整了组织机构,另一方面把与能源服务有关的物探、测井、钻井、完井等子公司集结为能源服务集团;而以布朗·路特为骨干,形成工程建设部门,它的9个单位中8个是原来布朗·路特的下属机构。

布朗·路特公司进入哈里伯顿公司,自己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一方面,它发挥技术优势,把海洋石油业务推向全球,建平台,铺设海底管道,成为海洋石油工程的姣姣者;

另一方面,进一步扩展工业和民用建筑工程的业务,比如,70年代末、80年代初,它建成了科罗拉多州的艾森豪威尔隧道以及联通密西西比州和田纳西州的通比格比水道工程。70年代,为伊朗设计、建造过查西尔军港;后来,又为英国的苏格兰设计、建造了一座大型造船厂,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干船坞。

90年代,还为美国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如索马里“维和”行动)提供军事后勤保障。更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承包完成了印度洋上迭戈加西亚岛的海空军事基地建设工程,工程总造价达4.75亿美元。

在石油化工方面,1988年它为菲利普斯石油公司建造了世界级的大乙烯工厂。此外,为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湖地区的油田建造了一系列注气工程。

1984年,它承建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纸浆厂,工程造价达5.2亿美元。

八、创一流水平占领国际大市场

1960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立,1965年,OPEC成员国的石油产量首次超过主要非OPEC的石油生产国,这成为世界能源的供应、利用和价格的重要因素。OPEC的出现,使美国的石油工业发生了变化,对哈里伯顿的发展也有明显的影响。

1967年,哈里伯顿公司成立了新部门——哈里伯顿服务部,经营以往哈里伯顿油井固井公司的主要业务,采取服务多样化和产品配套系列化来赢得更多的作业合同。该部开发出了新型水泥、添加剂和工具,帮助顾客在阿拉斯加北坡进行深海“困难井”的打井和完井,在加利福尼亚北部吉赛斯(Geysers)地区打地热井。并在邓肯中心附近设计和安装了模拟设备,使工程师们能研制超深井钻井作业中难以计算的高温、高压的测试工具和材料。

70年代的10年里,OPEC国家羽毛渐丰,终于打破了油价多年漂浮的沉闷局面,几次人为地提高油价。1974年阿拉伯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导致油价大幅度上扬。1981年一桶原油价为31.77美元,比1972~1973年高出约10倍。因此,在那个年代里,人人都想做能源生意。1975年美国石油工业打井超过40000口,这是10年以来的第一次,1980年超过71500口。1981年打了91600口。这一方面表明勘探活动复苏,另一万面标志着油田进入高含水期。

一时生产不经济的老油田纷纷进行修井和重新勘探。这时哈里伯顿公司开发了二次采油、三次采油的新方法,特别是公司用于自己项目的设备在公开的市场上不出售,因此在油田服务方面比以前更有利可图。然而,油田服务的收入赶不上项目建设(钢铁厂、市政建设和造纸厂等)。1975年油田服务与产品部收入约占公司总收入的46%,而工程建设部的收入却超过一半,约占51%。

1977年油价实行控制,美国国内石油勘探的热情逐渐消失,当时进口原油的总费用为4500万美元。两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伊朗局势不稳以及OPEC国家再次提高油价,又刺激了美国国内的石油生产。始于1979年6月的油价控制,经过28个多月逐步停了下来。

所有这些变化以及已有许多重大发现的北海海上勘探放慢,影响到石油供应。哈里伯顿的二次采油,三次采油技术得到更广泛的运用,为提高衰竭井采油量的油井固井更是公司的拿手好戏。

1980年哈里伯顿的市场占有率大约达到60%;在现有油井剩余油采收的增产措施服务方面占市场的50%。油田建设的联合项目不断增加。1976年布朗路特和一家竞争者雷蒙德国际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一项价值2200万美元的桥梁建设中合作。同年,布朗路特与挪威石油顾问公司达成同样协议。这段时间对哈里伯顿公司确是好时光,每个季度的收益记录不断刷新,营业收入一路翻番。

70年代末期哈里伯顿的总利润:1978年达7.18亿美元,1979年为6.48亿美元。1979年的营业收入超过70亿美元,比70年代初增加了6倍,1981年又创新记录,达85亿美元。

九、面临新挑战 攀登新高峰

1981年初油价控制全部被取消,钻井活动相应增加。1981年美国打新井77500口,比1978年增加约60%。但好景不长,1982年美国经济衰退,油价猛跌,影响到钻井承包商和服务、供应公司,许多较小的公司倒闭或转行,哈里伯顿公司经受住了考验,但也缩小了规模,1986年其雇员从115000人减到65000人,1988年又减到48600人。

哈里伯顿公司把挑战看作机遇。1980年它在邓肯建造了第一流的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专门从事哈里伯顿主体业务——完井、固井、压裂、酸化等方面的新工艺、新设备、新工具的研究和开发。这个五、六百人的研究所,占地约570亩左右。第一期工程建成的研究实验设施就有22300平方米,造价3800万美元。第二期工程扩建后,研究和实验设施达到约31600平万米。这里实验仪器先进,工作条件舒适,1981年曾被评为美国的“最佳研究所”。

80年代末又在荷兰开设了一个中心,为欧州和北海的顾客提供特殊服务。1984年哈里伯顿公司在得州阿林顿的信息服务中心对外开放,公司在世界各地的机构之间形成了数据网络,研究工作与计算机技术相结合,哈里伯顿开发出更多、更好的技术和产品送到油田人们的手中。昔日那家靠马车、吊捅和灰耙作业的小公司,如今已发展成拥有高功能计算机技术和卫星数据传送系统的现代化大公司。

当时哈里伯顿面临的另一个重大挑战,就是象德莱赛、斯伦贝谢等大工业公司开始搞多元化经营,也进入到固井和油井增产措施等行业——哈里伯顿的传统业务。面对强劲对手,哈里伯顿为使服务价格更具有竞争力,将市场份额继续维持在高水平上,在钻井泥浆和测井作业方面采取灵活的保护措施以对付竞争。

为适应形势,公司采取了一系列组织措施。兼并活动有增无减。1988年,哈里伯顿一举买下了全球四大物探公司中的老二——美国地球物理服务公司(GSI)和老四——美国地球资源公司(Geosourcc),把它们合并为哈里伯顿地球物理服务公司(HGS),这一下,它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物探公司。

美国地球物理服务公司(GSI)的创始人是约翰·克拉伦斯。他于1930年发明了反射波地震仪——地震法地球物理勘探的主要手段。据说,也是这家公司最先把地震信息记录到磁带上一一第二代地震勘探仪器的主要标志;此外,它还是数字技术和三维地震数据采集与处理的先行者。

但是,1993年10月18日,哈里伯顿公司将它的哈里伯顿地球物理服务公司(HGS)卖给了美国西方地球物理公司。哈利伯顿并非心甘情愿把这条“大鱼”吐出来、奉献给别人,而退出物探这个石油技术的高技术领域。公司董事长不无遣憾地承认“过去我们在地球物理方面的工作令人失望”,“出售这项业务的目的,是使我们得以集中物力和财力来确保我们的能源服务主业,提高经济效益”。这是哈里伯顿有史以来最大的失败。

几乎与此同时,高技术企业吉尔哈特工业公司(Gearhart Industries·Jne)加入了哈里伯顿阵容。该公司成立于1955年,由马尔文·吉尔哈特和他的同事、工程师哈里德·欧文合作创办的,当时的投资是每人3000元,第一个办公室是一间白铁皮小棚子。后来他们闯入已被大公司垄断的测井和射孔行业。开头只有一付射孔枪,拖车还是借来的,战战兢兢地赚一点钱。井架林立的路易斯安那州石油城给公司带来了好运,在那里,它的子弹射孔新方法出乎意料地成功,7家射孔公司联合起来经营这一专利技术,分享这一市场。

在射孔与测井业务看好的时候,公司不失时机地履行双重功能,既是钢丝绳作业者,又是测井设备制造供应商。1969年,它的十几家作业公司和6家独立测井服务公司合并,吉尔哈特因此成为美国第五大电测井服务公司。

吉尔哈特把计算机引入油井测井业务是头一家,后来又开发了混合微电子电路先进技术和随钻测量(MWD)装置,据分析家预测,公司的营业额增长率可达25%一30%,比其他同类企业超出约10%~15%。它的业务扩展到加拿大、澳大利亚、欧州、印度、俄罗斯、委内瑞拉、古巴和哥伦比亚等许多国家。

吉尔哈特加盟后,同哈里伯顿原来的测井企业合并成为哈里伯顿测井公司,成为世界上三大测井企业之一。

80年代末哈里伯顿经营着大约40个研究与开发项目,为提高盈利调整了机构,摆脱了一个人寿保险子公司以及两项非石油业务,它的资产达42亿美元,总收入56.6亿美元。

整个80年代公司创造新记录层出不穷。1983年,它已累计向井中泵进10亿袋水泥,这是公司的又一个里程碑。研究与发展也空前活跃,包括水平钻井技术的开发和海洋三维地震测量等。

不断开拓国外新市场,哈里伯顿向中国海上第一口多井口平台提供了完井设备.两年后又向中国陆上提供油田服务,这在美国公司中是第一家。1991年,公司与独联体正式建立了关系,在莫斯科开设了办事机构。90年代初它的营业收入40%以上来自美国以外。

进入90年代,世界能源工业变化频繁,能源公司财政紧张。他们都想找到更有效的发现和生产油气的方法,希望服务公司提供多种产品和包括一搅子工程管理的综合服务。哈里伯顿公司不畏困难,顺应潮流,于1993年7月,把它10个半独立的能源服务机构,如哈里伯顿服务公司,奥蒂斯工程公司等合并成一个机构——哈里伯顿能源服务集团,成为一个统一的全球机构。

这一新机构为哈里伯顿在多变的能源工业中创造了战略优越性,可根据适应性、效率、技术和经济状况灵活地成立或撤销一个服务公司,向顾客提供地区公司和总公司两个层次的全球最好的技术服务。它还采用新办法,把技术和服务工作结合起来,利用这种优势去赢得一个又一个的成功。

在过去的几年里,哈里伯顿完成了重要战略和组织机构调整的第一步,改进了投资回收状况,并为长期发展打下了基础。1994年下半年出现了民好转机,经两年亏损之后开始大幅度盈利。1994年作业利润2.35亿美元的90%,纯利润1.78亿美元都是在下半年取得的。哈里伯顿出售了一些非主业业务,收入4亿美元,年终流动现金达到4.28亿美元。

继续加强当今市场上适用的主要技术项目的研究和开发。新技术从构思到商业化的过程大大缩短。1994年哈里伯顿在加州贝克斯菲尔德附近的壳牌西方开发和生产公司的麦克基特里克油田上完成了世界最大的柔性管钻井项目,共钻井68口,平均每天打一口井,保持了90年代最热门技术中的领先地位。它还用新的井下钻井系统,在挪威海上特别困难的深井情况下成功地完成了水平井段,倾角达125°,提高了钻井速度,还节省成本近40%。

1993~1994年间,布明·路特公司承建了杜勒斯格林韦的收费公路,全长约23.3公里,这条路由私人集资,布朗路特既是建造者,又是投资者。特别重要的是,1994年布朗·路特获得了一项巨大工程的承包合同——世界上迄今为止最长的海上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

该工程从阿拉伯半岛的卡达尔到巴基斯坦首都卡拉奇,全长1509公里,其中有1496公里的管径是1016毫米的大管道。这一工程将于飞1996年初开工,90年代末竣工投产。设计日输气能力为5664万立方米,整个工程的总造价达32亿美元。由布朗·路特公司承担工程设计、工程管理、采办和施工工作。

哈里伯顿引为自豪的是1991年它帮助科威特扑灭海湾战争留下的油井大火。战争一结束,反应灵敏的哈里伯顿公司看准了这一重大机遇,派去了专家、灭火队伍和设备,成为这一巨大灭火工程的第一支也是最大的队伍。当时条件十分艰苦,不仅油井处于沙漠深处,更主要的是地雷和活炸弹尚未清理干净,工人碰上这类爆炸物的事件时有发生。

困难再大,哈里伯顿是胜利者。它的第一个油田服务队扑灭了科威特第一口油井大火,在一共647口着火油井中,哈里伯顿的人员控制了320口井,约占总数的一半,共用了19万工作小时,没有一次因事故而耽误时间。公司自身也获得了可观的收益。

技术支持: 全企网 | 管理登录